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林业机械

宣纸未泄密外国人从未制出真正宣纸下

2021-08-18 来源:安徽农业机械网

宣纸未泄密 外国人从未制出真正宣纸 (下)

总之,宣纸真纸,是“天时、地利、人和”这三方面条件的和合,缺一不可。天时、地利、人和构成了宣纸自我保护的三道屏障:一道是天然屏障,即原料、药料和水,这是不可能完全替代的,任何外国和外地是无法设置这些条件的;一道是技术屏障,即手工操作的微妙,即使部分流水作业是机械化甚至现代化的,但生产宣纸的关键环节还是要依赖手工,其奥妙和精髓非代代相传,长期实践而不可得;还有一道就是人文社会屏障,这主要是泾县宣纸经过长期的使用检验,人们已经形成了深厚的心理认同,只有泾县的宣纸才是正宗宣纸,已经成为人们共识,所以我们可以毫无忧虑地说,真正的宣纸技艺没有泄密,也不可能泄密。

以往关于宣纸泄密的东西正是我们现在所要宣传的东西,信息社会宣纸保密的本质要求就是工艺创新,技术领先

在传统的小农经济社会里,宣纸生产技术由于其产量小,产地又仅限于泾县及其附近地区,掌握这种生产技术的人又仅限于一姓或极少数几姓,且又同宗族社会结合起来,特别又是一种特殊的谋生手段,所以能够长期保密,于是成为一地人世代相传的绝活。自宣纸真纸于元明之际直至本世纪40年代以前,宣纸产地以宣纸业为世代生计的泾县小岭曹氏(包括从小岭迁出在外地开办纸槽的曹氏)宗族内部就有对外保密的传统习俗,即宣纸生产的核心技术、关键工序传子不传女,传媳不传婿,把宣纸生产技术当做代代相沿的“饭碗”。早在1928年5月就有人指出,“泾县之宣纸业,在小岭村,此者多曹氏,世守其秘,不轻授人。故今日江西等省及日本皆有者,然其品质之佳,终不及泾县原产。”本国内尚且如此,何况他国?!除此外,宣纸生产者还有意无意地将宣纸生产技艺神秘化,既使内部成员对宣纸制作严守秘密,又使外界对之不敢望其项背,自动打消介入染指的念头。再则,宣纸生产的投入在旧时相对来说也是相当大的,而且即使一切顺利,一年以后才能开始取得效益,一般人也是不可能轻易地投资于宣纸的制作的。所以,在传统社会里,宣纸生产技艺保密是很有成效的,仿宣生产被限制在最低最小的范围内。

后来随着社会的进步,随着使用宣纸的人越来越多,国内人才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到宣纸产于宣州的泾县和泾县小岭曹氏祖先是宣纸的发明者,才逐步了解到宣纸的大致生产过程。国外某些人也通过盗探,才了解到宣纸的产地、主要原料、大致工艺流程等。随着时光的流逝,随着人们对宣纸本质的研究,使我们认识到,以往关于宣纸泄密的东西,却正是我们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所要大力宣传的东西。这是因为,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仿制宣纸已经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人们只要买到宣纸,就可以化验出它的成份,其大致的工艺流程也能加以揣测,然后进行仿制,从这一点说,宣纸已经失去保密的必要,不仅不需要保密,而且还要大力宣传宣纸的正宗产地,宣纸特有的生产技艺,其目的是揭示宣纸真纸和仿制宣纸的区别,告诉广大消费者关于宣纸真纸的耐久性、抗虫性、润墨性和质地稳定性等独到的特性,关于宣纸生产的独特的生产环境、关于宣纸生产的主要以人工生产为特征的生产方式,从而打击假冒伪劣。目前,在国际国内市场上,有很大一部分是仿制宣纸,其生产方式显然与宣纸的生产方式基本相同,但关键的原料却是宣纸原料——青檀皮和沙田稻草——的替代品,它的品质和使用效果远远低于宣纸真纸,但这些仿制宣纸却打着宣纸的招牌,这样就坑害了消费者,也损坏了宣纸的声誉。因此,现在要宣传宣纸的相关的一些知识,让更多的消费者了解宣纸,使用正宗的宣纸,同假冒伪劣作斗争,而不是一味地“保密”。不知真货,哪识假货呢?所以,一般宣纸消费者都有真正弄清真宣与仿宣区别的必要,正确地、恰当地选择自己的消费行为。至于书画家及书画爱好者们,以及历史学家、科技史家、造纸专家们,那就更有必要较全面的了解有关宣纸的各方面知识,了解宣纸的多方面的价值。径县人民政府于1993年举办了首届国际宣纸艺术节,并同时召开了首届国际宣纸学术研讨会,既提高了宣纸在国内外的知名度,也促进了宣纸产地与海内外的经贸关系,就是一个很有远见的做法。

早些年前,一些新闻媒体发表了某些人关于宣纸生产技艺已经完全泄密的说法,笔者认为,在现代科学技术条件十分发达的情况下,这种说法不是出于对宣纸生产条件的完全不了解,或一知半解,就是故作耸人之论。任何了解宣纸的人都知道,任何哪怕是再高级的仿制宣纸都是无法与宣纸真纸相提并论的,行家里手们对真宣与仿宣的差别是一瞥便明的,尤其是其使用效果更是差别甚远。我国造纸界的老前辈,著名的造纸理论和造纸史研究专家余贻骥先生、刘仁庆先生等都认为宣纸现在已经不存在泄密的问题,在宣纸产地的泾县,许多经营者,管理者也都认为宣纸泄密实际上是不可能的。所以,笔者认为很有必要将真相诉诸于众,使人们对这一问题有一个客观的看法和评价。

从事了20余年宣纸技术革新研究的专家,安徽农业大学林产工业研究所的潘祖耀教授对宣纸泄密和保密问题也谈了自己的看法,他说:“宣纸泄密与保密的问题,我认为泄密的已经泄密,仿宣纸早几十年就出来了,现在想保密的也难以保密,更何况宣纸生产的特定条件和要素人家也无法满足或模拟。但我们在认识上要站得高一点,问题的关键是现在处在信息社会时代,靠的是高科技领先,而我们的宣纸生产实行的是劳动密集型、许多生产环节仍然实行的是体力型生产,而这种生产方式不是时代特点的东西,这样的东西不存在保密问题,因为人家外国绝不会仍然按照你的那一套去做。外国人所要做的就是用现代科学技术来研究你的东西,用更先进的东西来代替你,来超过你,这是现代科技发展的规律。与其这样在泄密与保密上争论,不如加快研究,使宣纸这门工艺技术进入世界造纸技术先进行列,永远保持领先的水平!否则,我们终究有一天会落后。”笔者和潘教授的一致意见是,加快宣纸的开发,加紧宣纸新工艺的研究,这仍然是摆在我们面前的迫切任务,工艺技术的领先,就是最好的保密,最可靠的保密,不在工艺上领先,就谈不上保密。以往关于宣纸泄密的东西正是我们现在所要宣传的东西,信息社会宣纸保密的本质要求就是工艺创新,技术领先。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